中央人民政府 | 貴州省人民政府 | 畢節市人民政府 | 貴州政務服務網-威寧縣 | 個人中心
您當前的位置是:首頁 » 走進威寧 » 歷史沿革
威寧史話
    字號:[]  [我要打印][關閉] 視力保護色:

遠古走向文明

威寧,鑲在烏蒙高原上的神奇寶地,各民族在遙遠的古代,便以其矯健而沉重的步履,悠悠然憤憤然地走來,近幾年,考古工作者在縣城附近草海西南的王家院北邊,發掘出數十件打制石器。這是人們用來打獵捕魚的“武器”。由此推斷,距今15萬年以前,就有遠古人類用采集魚獵等求生方式在這里棲息繁衍了。后來人們把這片地方,稱為“寶州”、“俄索”、“烏撒”“鹽倉”等等。公元1664年(清康熙三年),欽命藩王吳三桂得水西安坤之助占據云南后,唯恐“戰亂平而兵權解”,遂誣陷安坤等“謀反”,騙得康熙大帝恩準,于是重開西南戰端以武力巢滅水西安坤和烏撒安重圣等。公元1665年9月將烏撤改稱為威寧,取“威鎮而后安寧”之意。據彝、漢文字古藉和“正統”歷史建置沿劃,曾有以下變遷和稱謂。
遠在夏朝,地接梁州,商代,稱為“鬼方”。西周為“盧夷國”之西部邊地。東周時,屬夜郎旁邑之莫國。秦設郡、縣、為蜀郡南部邊陲之漢陽縣地(縣治在今赫章縣境可樂)西漢屬犍為郡(郡治在今四川宜賓)。后由存馬漢陽兩縣分轄。公元9年,新莽改存馬為“孱鄢”。易漢陽為“新通”。
  公元107年,(即漢安帝劉祜水初元年)改犍為郡稱犍為屬國。公元215年(建安二十年)撤銷犍為屬國,設朱提郡,漢陽縣歸其所轄。此后,經三國、兩晉、南北朝和宋、齊、梁等,歷370余年均沿此治。南陳,因勢衰落,漢陽及周圍各縣均淪為昆明國勢力范圍。 
唐武德貞觀(公元618-649)年間屬南詔國,永徽(650年)以后,為劍南道所轄。武則天萬歲通天二年(697年),為劍南道所轄之“寶州”?!拔宕畤?,中原對西南完全失控,寶州由當地土著之民自治。 
北宋屬紹慶府所轄。南宋式微,烏撤部為大理國所統治,命彝族折怒管理。 
元朝滅大理,烏撤部歸附元朝。1276年置烏撤路。1278年改為烏撒軍民總管府;1284年改稱烏撒軍民宣慰司;1288年升格為烏撒烏蒙等處宣慰司。1300年改司為路,隸屬云南行??;1335年改隸四川行省。 
  明朝,洪武十四年(1381年)付友德征南,1382年建烏撒府,隸屬云南布政司,設軍事機構烏撒衛,隸屬云南都司節制,至公元1414年(永樂十二年)烏撒府及衛所改隸貴州管轄。1572年(隆慶六年),烏撒衛、府軍政合一,改稱烏撒軍民府,并于得勝坡增設派出機構趙班巡檢司。1588年(萬歷十六年),改隸四川行省。 
  清朝,明末叛將吳三桂降清受封為“平西王”,率軍征伐西南,于1664年征服水西、芒部、烏撒、烏蒙。1665年在威寧設府,轄大定等四州二縣,1681年(康熙二十年)8月,合大定,平遠,黔西,威寧四州分巡“貴西道”。1730年(雍正八年)降威寧府為州,隸大定府。1911年“辛亥革命”結束了封建帝制,政體得以建立。1914年(民國三年)廢府、州置區、縣。威寧州改置一等縣,隸畢節區管轄。1942年(民國三十一年)貴州省政府作出決定,析柯倮(今可樂)、財神堂、野馬川、赫章等四個區置赫章二等縣,至此威,赫互不相轄,直隸貴州省政府。 
  1949年12月7日,民國威寧縣縣長獨立第四師師長馬崑(回族)率部通電起義,中共畢節地委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畢節軍分區派先遣工作隊于12月16日到威寧接管政權,威寧縣和平解放。1950年2月1日,縣人民政府成立。1954年11月11日,經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批準,成立威寧彝族回族苗族自治縣,隸貴州省畢節地區行政專員公署領導,自治縣下轄14個區1個鎮,1986年,全縣重劃13個區一個區級鎮,下設99個鄉,16個鄉級鎮,3個鄉級辦事處,1992-1993年,撤區建鎮并鄉后,全縣共劃16個鄉和19個鎮,下轄614個村3821個村民組。 
  威寧的地理位置在東經103度36分07秒至104度45分38秒和北緯26度30分57秒至27度26分56秒之間,縣境東西長116公里,南北寬105公里,總面積達6295平方公里,人口據2010年年末統計,逾140萬,其西北部,西部和南部分別與云南省的彝良,昭通、魯甸、會澤、宣威等縣和六盤水市為鄰。少數民族34.72萬多人,占24.8%。數千年的封建統治,使各族人民備受苦難和折磨,其中少數民族更為慘重。威寧各族人民在尋求生存和爭取解放的斗爭中,曾經付出過巨大的犧牲??墒?,在沒有政黨領導,缺乏正確路線指引的狀況下,他們的行動,只能是在黑暗中自發的“鋌而走險”,其結果都免不了以失敗而告終。只有到了近代,以馬列主義作為指導思想和行動指南的中國共產黨誕生之后,才把人民的革命運動引向了正確的軌道,人民才以排山倒海之勢朝著解放的路上迅跑,并在較短的時期內,將翻身作主的夙愿變成了美好的現實。 
  1936年初春,云貴高原乍暖還寒。由賀龍、任弼時、肖克、王震等領導的工農紅軍二、六軍團,在湘、鄂、川、黔邊區完成策應中央紅軍長征的戰略轉移任務之后,由湖南桑植揮師長征轉戰貴州。2月上旬,紅二、六軍團突破烏江上游鴨池河,先后進占黔西、大定和畢節;并以此為中心建立紅色根據地和蘇維埃政權、宣傳抗日救國主張,進行擴紅籌餉,開展打富濟貧活動,使廣大人民群眾看到希望??墒?,蔣介石置日本大舉侵華的民族危機于不顧,叫囂“攘外必先安內”,派遣其嫡系和湘軍樊崇甫、萬躍煌、李覺、郭洱標等縱隊組成“追剿軍”,飭令滇軍孫渡縱隊和川軍楊森,李家鈺等部組成“堵剿軍”,從四面八方向黔、大、畢步步緊逼,企圖將紅二、六軍團一舉殲滅。為避敵鋒芒,保存實力,另圖發展,紅二、六軍團當機立斷,迅即放棄黔、大、畢,向烏蒙山區的赫章、威寧方向轉移。3月上旬,紅軍牽著敵人的鼻子,一下朝西、一下往北,一下返東,弄得敵人昏頭轉向,疲憊不堪。中旬,蔣介石及其行營主任飛到貴陽督戰,認為以120個團10萬余人的重兵,足可將不足2萬人且裝備低劣的紅軍逼入“絕境”而一網打盡,殊不知,紅軍于財神堂乘敵人毫無防備之際,一夜之間便跳出包圍而遠走高飛。3月16日,紅二、六軍團分別由可樂跨越妥洛河,由奎香涉過洛澤河,向威寧縣境進發。
  滇軍之目的,完全為保境。因此,孫渡所部4個旅,以第二旅(安恩博)保衛昭通,第七旅(龔順碧)駐防鎮雄,第五旅(魯道源)也只進到威寧縣城,一直不與紅軍接觸,第一旅(劉正富)僅布防于昆明接宣威之線作預備。滇軍這一心理早為紅軍所管轄,又發現劉、龔兩旅尚遠,安、魯兩旅互不銜接而有百余里的空隙。于是,紅軍自3月17日至21日由北向南,順利地通過威寧腹地,直趨滇東宣威縣境。
  紅軍長征過威寧,足跡遍及板底、結里、羊街、云貴、大街、牛棚、龍街、觀風海、輔處、法地、金海、興隆、蛇街、狗街、小海、新街、妥打、三道河、松山、灼甫、高原、仙馬、秀水、果化、小米、哈喇河、貝古、河邊、黑石頭、麻乍、戛利、蜜蜂、居樂、得磨、鐵廠等30個鄉鎮,所到之處,都有宣傳革命真理的標語,都有“打富濟貧”的革命行動,都執行秋毫無犯的革命紀律。人民軍隊愛人民,人民擁護子弟兵的情形,略舉以下幾例,即可窺見一斑。
  1936年3月4日,紅軍一部為試探駐威滇軍虛實,進至板底和結里,就在民眾的墻上寫出“打大戶,分田地,打官僚,分倉庫”的標語,并把土豪的糧食分給窮人。住在農民楊國清家的紅軍,吃了他家兩升大米和一些豬油,就付給三塊五角銀元,貧寒的彝族婦女王阿戈,還得到了紅軍送給的包頭帕。病在家中的老人,做夢也沒想到紅軍會送飯來吃。在輔處,天橋、興隆等地,財主管培生,趙清和等早已聞風而逃,紅軍將他們的浮財分給窮人。在大街小學的墻上,紅軍寫有“青年學生只有參加紅軍才是真正的出路”“蘇維埃和紅軍是抗日的先鋒”?!按虻故Y介石”等革命標語。3月16日,紅軍離開興隆廠后,苗族羅伯亞米發現家里有一碗紅色小豆,時逢春播季節,便拿到地里種下,到了秋天獲得好收成。年復一年,種者越來越多,產量很高。小豆為紅色,又是紅軍送的,因而人們稱它為“紅軍豆”,直到現在還在種、還在吃。 
  紅軍在得勝坡,見農民馬楊八太貧寒。就拉一匹軍馬送他。事后,地主劉朝來強逼,企圖霸占,群眾機智頑強的斗爭,才給馬楊八保住了這匹紅軍馬。3月19日,紅軍到麻乍,貧農趙敢生,借糧招待紅軍,舂5升谷子做飯給紅軍吃。行前,紅軍要付錢,他死活不肯收,紅軍硬要送他一匹紅沙馬,推辭不掉,只好收下,以后他牢記紅軍情,精心飼養紅軍馬,現已繁殖第五代。 
  3月20日凌晨。駐壩海的紅軍要啟程。當一位戰士持火把去喂馬時,不慎點著屋角稻草,即刻,火隨風勢延及茅屋,燒毀民房20多間。紅軍及時道歉,安撫災民,還用馬馱著的大洋,三五十不等,依據災情輕重發放賠償損失。紅軍走后,災民很快蓋起新房,搬入新居。此情此景,永世難忘,“天還很不明,火燒壩海營,紅軍要起身,賠了一馱銀”。這首至今流傳在當地的民謠,忠實地反映了這一感人的故事。 
  行軍作戰,情勢險惡,紅軍傷病員流落民間之事時有發生。輔處農民古銀山家,就安置過10多位傷病員,紅軍離去時,還留下一名湖南籍戰士,名叫潘玉成,為了感謝古家老幼的關懷護理,他把身上的兩件值錢物----手表和金戒指送給了古家。四天之后,這位戰士不幸去世,古家用木板做“金匣”,泣不成聲地將其安葬到新營盤坡上。解放后,鄉人民政府將這座“紅軍墳”整修一新,還在墳前樹立了紀念碑。興隆廠趙德安家,留下一位流血過多的年輕戰士何正發,雖精心用草藥調治,但因傷勢過重而犧牲,趙家和本村農民將其埋在街后井坡上。解放后,副鄉長趙家興為緬懷先烈而撰文,深情地寫道“青草遮住了你的笑臉,野花伴你在此長眠,只有風,吹奏著當年的號角,只有雨,譜寫著那血的詩篇”。今天,有多少科學的“臘子口”,技術上的“大雪山”,學習上的“大渡河”,在等待著我們去征服,讓我們高舉起革命先烈的旗幟干一番前無古人的事業,作為對先烈們的懷念。 
  彝良縣的奎香,是紅軍三進三出的地方。紅六軍團最后離開那里即到威寧的云貴橋邊。云貴橋邊的人說,紅軍愛窮人,壞人怕紅軍,地主保長羅漢清聽說紅軍來了,拔腿就跑得無影無蹤,可跑得了和尚跑不廟,他家的財物被紅軍分給窮人了。于是人們異口同聲的說,“天下的軍隊,就數紅軍好?!薄?nbsp;
  在布戛梁子,土霸地頭蛇劉朝梁,帶著爪牙打紅軍,還想搶紅軍的槍,可一接觸就被紅軍打的屁滾尿流,抱頭鼠竄,當地群眾便把這里稱為“紅軍灣”。并且編歌謠唱道:“布戛梁子紅軍灣,紅軍鮮血染青山。那天那日紅軍轉,窮苦人民把身翻?!笔惆l了對紅軍的崇敬與懷念,寄托著對紅軍的信賴與希望。 
  短短的6天,紅軍留下許多故事標語。正如老紅軍陳靖將軍1988年重走長征路時在威寧題詞:“時間不長情意長,戰斗不多遺跡多?!蔽覀兊募t軍,憑著不畏千難萬險的精神。憑著秋毫無犯的革命紀律,憑著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克服了世間罕見的困難,戰勝了優勢敵人的圍剿,實現了北上抗日的宏愿,贏得了窮苦人民的信賴和崇敬。紅軍和威寧人民雖然暫時離別,但是軍民的情誼從此無法割舍。紅軍的主張和行為,猶如一堆熊熊燃燒的烈火,把威寧人民的心田烘得熱乎滾燙起來,相信紅軍一定會回來,翻身解放的日子不會很遠了。 
  自從紅軍播下革命火種,就使僻遠的西南不平靜了,連烏蒙高原也隨之沸騰了。中共地下組織活動的影響,威寧人民的革命覺醒不斷高漲。民主運動,武裝斗爭接連不斷。1939年4月,浦光宗、宋方受中共云南省工委派遣來到威寧,浦為宣威-威寧-昭通公路工程負責人兼工程師,宋方受聘為威寧女子小學教師。他們借此掩護進行革命活動,聯絡進步青年、學生和各界有識之士組織“讀書會”,閱讀《新華日報》《救亡日報》和《南方》等進步報刊,宣傳抗日救國,組織歌詠隊,演唱《流亡三部曲》,舉行“反日討汪”火炬大游行,發動各族各界人士參加抗日救亡運動。1940年1月,中共貴州省工委又派黨員寧漢戈(名寧起鯤)由思南轉赴威寧,以縣政府合作指導室主任身份組織信用合作社和生產合作社,開展農村工作,并借此途徑幫助農民擺脫貧困,宣傳革命思想,擴大進步力量,同時號召和組織農民搞產品義賣,捐資支持《新華日報》的出版發行。寧漢戈還兼任威寧小學教師,協助浦光宗和宋方組織讀書和演講活動,向學校師生和當地群眾宣傳革命真理,在白色恐怖下為黨和人民的事業進行了卓有成效的工作。1940年5月,宣昭公路峻工,浦、宋二人返滇后,寧漢戈于8月遭國民黨威寧當局逮捕,10月10日越獄轉移重慶。近年,寧漢戈在《畢節黨史資料通訊》上發表《草海三百天》和《越獄千里行》等文章,對當年在威寧的革命活動作了行動詳實的回憶記述。 
  1942年中共云南宣威特支派黨員吳永清、范自德、張興才等到威寧、盤縣、水城等地活動,準備組織武裝。1948年,中共宣威縣工委副書記、西澤區委書記付發聰,派黨員朱明華、唐興方、徐秉伍等深入威寧安丹河流域,利用土豪安尊三與其部屬的矛盾,成功地做了安部大隊副兼第二中隊長魏元龍的策反工作。1949年1月,魏元龍率所部300多人攜槍脫離安尊三,前往宣威境與共產黨領導的人民武裝會合,8月受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滇桂黔邊區縱隊六支隊十二團一營三連,魏任副連長。10月,改稱為“邊縱六支隊海田游擊大隊”,魏任大隊長,隸屬中共滇東北地委和者海區領導。該大隊積極開展反蔣武裝斗爭,在西南解放戰爭中發揮著重要的配合作用。 
  1946年-1949年,國民黨反動當局為了支撐反共反人民的內戰,對威寧人民所派的兵、工、糧、款不斷加重,當地土豪也趁機向佃農加租加押、派收“馬租”,攤派“遺產稅”等,把全縣人民逼入了絕境。于是,在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絕望中,廣大佃農紛紛拿起刀槍,提起棍棒鋌而走險,終于爆發以祿國忠、吳小朝等為首的農民革命武裝斗爭,誕生了中國民主聯軍滇黔川邊區第二縱隊威寧支隊。他們學習紅軍“打富濟貧”,幫助窮人排憂解難,隊伍如滾雪球般擴大,達萬余人。在威寧、赫章、彝良、鎮雄等縣廣大地區,他們懲治惡霸,為民除害,攻鄉奪鎮,打擊反動政權,并且英勇地抗擊國民黨正規軍89軍第343師和101軍239師的進攻,抵御了畢節、昭通等地反動團隊的圍剿,有力地打擊了封建勢力和國民黨的反動統治,為 全國解放戰爭的勝利作出自己的貢獻。 
  1949年初,威寧四圃明德小學青年教師陸宗棠(彝族),潛往昭通與中共黨員付發聰聯系,共同探討革命活動方略,并經滇東北地委書記李德仁和付發聰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成為威寧縣第一個中共黨員。5月,經滇東特支派遣,陸宗棠打入國民黨昭通行政區專員兼保安司令安純三的司令部,擔任政工處主任和《滇東日報》社長之職。此間,他以“培訓軍官”為由,組建督導隊,其中有不少威寧青年。集訓結束,有的安插在政工處,有的留在報社工作。同時,他利用報社印刷毛澤東的《新民主主義論》、《論聯合政府》、《論人民民主專政》等著作秘密發行。不久,《滇東日報》社被安純三查封,組織上為確保陸的安全,便叫他到滇東北人民軍政干校(在會澤縣者海)學習,另有一批威寧青年亦隨同前往,其中張斐然(苗族)、祿發奎(彝族)等人被培養加入共產黨。這時,中共滇東特支認為威寧人才具備,條件成熟,遂于1949年秋先后派張斐然、祿發奎、陸思明,盧韜和陸宗棠、安啟崇、禹志超、吳德章等人返回威寧,擬發動群眾,聯絡各界進步人士,建立一支革命游擊武裝。 
  陸宗棠等人回到威寧即開展工作,首先說服擁有100多人槍的實力人物盧嵩嵐,由他動員當地一些民團武裝,并發動廣大青年入伍,很快發展到500多人。為提高游擊隊的政治軍事素質,在灼樂多明德小學創辦一個教導隊(又稱干訓隊),僅用短短的20多天,就對100多名骨干人員作了培訓。10月,陸宗棠專程前往魯甸縣桃園,向中共滇東北地委組織部長兼暫編32團黨委書記李長猷和滇東特支書記孫志能匯報情況,經李、孫批準成立中國人民解放軍滇桂黔邊區縱隊第六支隊威寧游擊團,任命盧嵩嵐為團長,陸宗棠任政治委員,祿榮為副團長,陸思明為政治部主任,張斐然為政治部副主任。全團有中共黨員7人,遂建立黨支部,陸宗棠任書記、張斐然、陸思明為委員。 
  威寧游擊團成立后,很快控制了威寧西北半個縣范圍,宣布廢除國民黨舊鄉保政權,并給黑姑、四圃、云爐、觀勝委任了新的鄉長,向中水鄉派駐了一名臨時人民代表,同時在中水建立了一個回族武裝班,游擊團不僅有效地進行自衛和打擊惡霸,而且奉上級命令參與了阻擊國民黨正規軍的戰斗。 
  1950年1月,國民黨軍張桐森師竄據角奎,人民解放軍16軍偵察營前往打擊,威寧游擊團奉畢節軍分區命令,派三個連前去配合作戰,表現十分英勇,斃敵40余人,俘敵270余人,繳獲六0炮2門、輕機槍7挺,英式步槍86支,子彈萬余發。團長盧嵩嵐等6名官兵負了重傷。4月,國民黨李彌部下同仝登文團先投誠后叛變,從昭通灑雨河向威寧逃竄,威寧游擊團奉命前往團箐梁子阻擊,激戰數日,斃敵43人,傷敵40余人,俘敵28人,繳獲機槍1挺,六0炮1門,美式步槍43支,子彈5000余發。這次阻擊戰,政委陸宗棠、連長祿發奎等8人壯烈犧牲,團長盧嵩嵐等32人負重傷。解放軍駐昭通43師師長張顯揚親自前來慰問,并表彰了他們的英勇頑強精神和顯著戰績,“五大任務”的勝利完成,使社會得以安定,政權獲得鞏固,生產得到恢復,同時,團結教育了廣大人民群眾,為土地改革掃清障礙,奠定了基礎。 
  威寧占總人口0.03%的地主階級,壟斷了全縣90%以上的田土和山林,廣大的佃農世代被奴役,有的甚至失去了人身權利而被宰割,臨解放時,這樣的奴隸尚有3000多人。1952年5月到10月威寧縣進行了轟轟烈烈的土地改革。 
  為了完成土改這一歷史性的艱巨任務,除了縣里作好充分準備,從全縣各級干部和農民積極分子中選拔400名土改人員外,地委還將完成第三期土改任務的600名土改工作隊從納雍、水城和赫章調到威寧、派地委委員陳健吾和蔣海燕、牛林楓駐威寧加強縣委和工作隊的領導,全縣11個區的黨委亦相應地改為工作委員會,實行黨政一元化指揮,并加派了領導力量。從工委到工作大隊及小組,都制定了嚴格的工作制度和組織紀律。 
  土地改革,是農村反封建斗爭的一次關鍵性的攻堅戰,任務繁重,政策具體,難度很大,工作隊入村后,首先訪貧問苦,宣傳政策,發動群眾,同時進行階級教育,把各民族歷史上一些不愉快的關系歸罪在封建制度和反動統治階級身上,使廣大群眾,各族勞動人民最大限度的團結起來,把斗爭的目標集中對準地主、惡霸及一切剝削者。通過教育培養,廣大農民覺悟得到提高,農協會員發展到173095人。民兵自衛隊員擴大到20751人,壯大了人民民主專政的力量,同時,進一步貫徹“五大任務”,確保土改工作的順利進行。在土改的前一階段,又捕獲漏網在逃匪首和慣匪402人,擊斃4人,摧毀反動黨團組織77個(成員339人),取締反動會道門據點151處(成員2625人),槍斃匪首惡霸165人(其中地主88人);關押各種反革命分子3577人(其中地主277人),交群眾管制的分子232人。并通過自報公議,查田評產,揭露和查清少數地主隱瞞的田土,搞準各階級對土地的實際占有量,然后張榜公布、三榜定案,報政府批準。在此基礎上劃分階級,分配土地。全縣共劃出地主2277戶,其中少數民族1024戶。土地依法分定后,實行造冊登記、頒發證書、插牌定界,由所得者自由耕種。從此,“耕者有其田”的夙愿得以實現,全縣28萬多農民才真正當上了土地的主人。獲得土地的農民生產積極性空前高漲,生產力獲得大解放。糧食產量大幅度提高,生活隨之有了改善。然而事隔不久,貧富差距拉大,買賣土地的出現,自然災害的襲擊充分暴露出分散的小農經濟的弱點和弊端。于是,實行互助合作的必要性和緊迫性就突出起來。1952年冬到1953年底,在黨的“逐步實現對農業,手工業和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總路線指導下,全縣農業生產互助運動蓬勃興起、互助組發展到6799個,參組農戶達60%。1954年,半社會主義性質的農業初級社,從試辦到擴大已建成40個,互助組發展到7014個。 
  1955年,初級社猛增,達1002個,參加農戶已有70%。農業合作高潮基本形成,至1956年,初級社全部發展過渡到高級社,農村的社會主義改造任務基本完成了。 
威寧的手工業比較薄弱。據1954年統計,總共只有496家,從業人員僅3401人,而且主要分布在縣城。1955年從鐵制農且業入手,開始組織手工業合作社。1956年秋發展到80%;年底,采取一次性批準的辦法,使90%以上的手工業者都參加了合作社,基本完成了對手工業的社會主義改造。 
  私營商業,1954年有788家,從業828人,主要經營百貨飲食和其他零星服務行業,總資金為609萬元。解放后,國營商業發展很快,私營商業無力與之競爭,并且1953年即對其中788戶逐步實行利用、限制和改造的政策。以后,糧油、棉布又由國家統購統銷,對私商則取批發包銷、委托經銷、代銷及公私合營等方式,逐步納入了社會主義改造的軌道。到1955年,此類私商已達273家,276人。1956年,私商人戶有896家1048人,比原來略有增加。黨和政府將這批私商統一組成4個公私合營商店、8個合作商店、20個合作小組,并且將其中52人過渡到國營企業中,安排了56人為輔助勞力。至此,參加合作商店的私商人員已達96.9%,基本完成對私營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使物價空前穩定,市場逐漸繁榮,城鄉人民的生活日新月異,各族人民在社會主義制度下,共同步入了日益發展進步的康莊大道,并繼續邁向社會主義現代化的未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信息

黑龙江快乐十分分布图